마음대로

长夜漫漫任君逍遥

商阳:

[5]


长街长,烟花繁,回首却看青梅绽。花灯节的时候,那些女孩子们都换上了漂亮的衣衫,梳了梳柔顺的长发,手中提着一盏花灯。天色暗了几分,却是被众多的花灯映得美丽。远方的云朵重重叠叠,胭脂红和晚霞紫涂抹了整片天空,色彩柔和,也衬得女孩子们白皙的脸颊艳若桃花。




哪吒虽然说是不在乎,但是孙小迷却依旧帮她找村头的裁缝剪了一套新衣,翠色的衣裙带着白色的边,袖口有着绣着莲花的花瓣,看着手法应该是住在街口的那位老大娘绣的。蓝缡则是一身蓝色的长袍,色彩柔和,衬得他更是温和有礼,他觉得只要便装就好了,可是还是架不住其他人的劝说。杨戬本身的那件紫色戎装就十分英气,腰间还别着一把嵌着一块蓝色水晶的匕首,孙小迷则是一身黑衣,朴素简洁。然后四人每人手提一盏灯,就出门游玩去了。哪吒和杨戬就是属于一下子就不见了的,也不知道到底跑到哪里玩去了。蓝缡和孙小迷就是并肩在街头巷角转转,偶尔看到一些小玩意买下来把玩把玩,又转手送给几个贪玩的小孩子。




渐渐,夜色深了。远处倦鸟知返,树木高大阴影重重,远山如黛,天幕的颜色是浅的紫糅合深的蓝。灯笼的光芒有的比较清晰有的比较昏暗,一些姑娘家手挽着手在大街上和一些玩伴说说笑笑,看到了俊秀的男子若是有意就可以将手中的花灯递过去,男子接受了就代表着两人的心意。有几个女孩子给孙小迷或者是蓝缡递花灯的时候,要么被他们婉言拒绝,要么是几个女伴凑在一起不知低语什么,后来却是没有女孩子再给他们递什么花灯,只是有一些含羞的女孩子看着他们说一些祝福这类的话语,弄得孙小迷是一头雾水,而蓝缡却是笑容越发温柔。明明暗暗间,蓝缡低头发现原来自己已经长这么高了,估摸着比孙小迷高一些,孙小迷并没有注意到蓝缡现在的神情,只是往前走。突然感觉长发散下来,孙小迷才回过头,一脸疑惑。蓝缡扯了一个谎,说是刚刚不小心弄散了他的发。长发披散着,着实不方便,所以蓝缡和孙小迷到了一个拐角,从一个小摊子上买了一把木梳子。




孙小迷的红发很柔顺,一梳就可以梳到底。蓝缡不知道为什么想到了一些姑娘在闲时念得那些情诗,不觉羞得脸上泛红。孙小迷有些奇怪地看着他,心中只是想估计是被灯火映着的缘故,或者是最近上火了,近期的菜就清淡一些吧。然而他估计怎么都不会想到蓝缡心中的那些弯弯绕绕。夜色和似近似远的灯火交错,像是暗色的岩石上斑斑点点的黄金。而这片色彩中有藏着一块血石,又像是石上落下了一瓣的桃花。




蓝缡想要做些什么,缓解一下此时微妙的气氛。于是他便问是否需要他来念些花灯上题的诗句,孙小迷没什么兴趣,却也不好拂了他的意,点点头算是同意。




“入我相思门,知我相思苦,长相思兮长相忆,短相思兮无穷极。”


“梦入瑶池不思寒,缓歌曼舞尽清欢。玉人和月良宵短,何须垂帘试琼瑶。”


“红罗惹青梅,白首话桑麻。”




蓝缡挑了些念,一些姑娘家看着他似懂非懂也是红了脸颊。孙小迷并未觉得有什么不妥,只是有些好奇那些姑娘为什么看着他笑得如此奇怪,难不成他的脸上有什么不成。他回过头,看到蓝缡温和的笑容,似乎明白了些什么。




“你喜欢哪家的姑娘?喜欢早说嘛我去帮你提亲去。”孙小迷这么说着的时候,蓝缡的脸色微微一滞,果然是这种反应。他就不该期待这个低情商的人能想到什么!不过他温和惯了,脸色又恢复如常,只是摇了摇头不说话。找了只笔,蓝缡提笔写了几个字,又把笔递给孙小迷,“刚刚那些姑娘说没有把灯笼送出去的,要把心愿写在灯笼上放到水里去。”孙小迷接过笔,刷刷两下子写好了,他问蓝缡写了什么,蓝缡笑得一脸神秘,怎么也不肯说,只是早早就把那盏花灯放到水里去。




远山重叠,精致小巧的花灯染着点点红色,花期将近绽放的花朵吐出各种娇媚的红色,眼前人的长发也是融化了的火红的色块,一些女孩子清脆婉转的情歌似乎也带着绯红的意味,像是一滴滴雨点重重地打在蓝缡心上。


他的指尖似乎还有他红色长发划过的那种柔软的触感,甚至能闻到他身上清新的草木的气息,还有一股浅淡的桃花香。合着这般的景色,他莫名想起了曾经一位洗衣娘所唱的歌谣。他现在似乎终于明白自己的心思了,在这样美好的夜晚。




他似乎,喜欢上自己面前的人了。


喜欢,他。喜欢,小迷哥哥。喜欢,孙小迷。




“小蓝,你发什么呆呢?现在也晚了,回家吧。”走在前头的孙小迷发现蓝缡并没有跟上来,而是站在原地似乎在发呆,他回去拉起蓝缡的手,发现他素来白净的脸上又染上了几缕红。这是上火了?孙小迷有些不解,看来回去还真的要多去挖点清热的草药了。




手被突然握住,蓝缡才回过神来。眼前人离他很近,手掌温暖,对他说一起回家。蓝缡点了点头,极为温顺地任由孙小迷牵着自己的手。虽然没捅破这层窗户纸,不过似乎也不错。若是日后也是这个样子,那也是很好的一生吧。




身后有一些大胆的姑娘歌声嘹亮,一些胆怯的姑娘只是低声和着,倒也有一番风味。


“当歌聊自放,对酒交相劝。为我尽一杯,与君发三愿: 一愿世清平,二愿身强健……”




TBC




Free Talk


今天早上随意搬点存货出来[这人真不要脸x]


关于以上 三句诗,第一句“入我相思门,知我相思苦,长相思兮长相忆,短相思兮无穷极。”是李白的秋风词,特别美,是我非常喜欢的一首。




第二句“梦入瑶池不思寒,缓歌曼舞尽清欢。玉人和月良宵短,何须垂帘试琼瑶。”和第三句“红罗惹青梅,白首话桑麻。”


↑纯粹是作者乱编的[这人真不要脸x




谢谢拍砖



#追凌# 点绛唇

一碗:


ABO设定+生子


Alpha=天乾
Beta=中庸
Omega=地坤


先走一段外链


两场过后,屋内已经彻底昏暗下来。
等彼此呼吸平顺,蓝思追撑起身体,缓缓退了出来。金陵身体一僵,清楚的感觉到有一股粘液随之涌出,顺着大腿往下滑。
蓝思追亲了亲他,道“别动。”自己起身湿了手巾,回到床边给他细细擦拭。
金凌强压住自己才没有一脚将他踹开,咬牙忍受。但等蓝思追又把手指插进去引流时,他就受不了了,撑起上身要自己来。蓝思追却是抓了那只手拉到嘴边,手心手背亲了几下。
金凌盯着他,片刻似乎是被打败了,抽手躺了回去。
蓝思追先用两指分开甬道,随后又加了一根手指,在肉壁上轻轻扣弄。这感觉过于羞耻,金凌把脸埋在被褥里,几乎要怀疑蓝思追是故意的,微一转头,就被含住了嘴唇,底下的手指进的更深了。
昏暗中一切都暧昧而朦胧,仿佛身在梦中。蓝思追更是抱紧了他,在喘息亲吻间一声一声的叫着金凌的乳名。金凌觉得自己几乎要溺毙在其中,简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。
“你都不知道我很久之前就想这样对你了,早到夜猎的时候,早到你还不知道我喜欢你…..我很后悔,当初为什么没有去把你追回来……”
蓝思追亲着说着,声音克制又深情。金凌的心头仿佛被重锤砸下,痛的他想要蜷起身体。当初他走,已是抛弃这段情,蓝思追怎么感觉不到。或许更因为感觉的过于透彻,不想他难为,所以才克制着自己,这般的痛苦。
那时候金凌就知道,自己肯定是会遭受报应的,却没想到会这么快,只是听着蓝思追说起当年的事,自己就仿佛被凌迟般。他拼命摇头,摸着蓝思追的脸,已是决定把一切和盘托出。
蓝思追察觉到了,却是封住他的嘴唇,没有让他说出来。金凌挣扎,他便问他:“阿凌,你还会离开我吗?”
金凌猛的摇头,哑着声音道:“我怎么还会离开。”
尽管已经有所准备,但蓝思追还是身体一震,随后万千喜悦涌向眼眶。
他道“嗯” ,紧紧的抱住了金凌。
敲门声响了一次又一次,最后门打开,出现的却是姑苏仙门世家子弟的脸。
蓝思追道:“金宗主正在休息,你有什么事。”
门外的侍从身穿一身金星雪浪,眉眼也是高傲冷硬的紧,即便是面对着他,也没有一丝退让,瞪着他道:“我有重要的事情汇报给宗主。”
他心头还留有一丝侥幸,见蓝思追衣着依旧整洁,便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,但等屋内金凌的声音传出,他的这一丝侥幸破灭了。
那声音沙哑而慵懒,分明是经历了一番巫山云雨。
过了一会,蓝思追把食盒提进,将里面的饭菜一样样的端了出来。
金凌远远的看了一眼,顿觉毫无胃口,转身翻到一边。蓝思追看着好笑,坐到床边哄他,道:“你不痛了?”
一条腿从被褥里踹了出来,被他用掌心接住脚跟,顺势把整个脚丫包到了手里。
金凌恼道:“放开!”
蓝思追不放,甚至挠了挠他的脚心。金凌的脸色就复杂了,他以前怎么就没发现蓝思追这么流氓呢?对着他勾了勾手,在蓝思追弯下腰后揪住他的脸颊。
蓝思追任由他把自己的脸扯来扯去,依旧一副一本正经的样子,却在他收手的瞬间将他一把抱起。金凌惊呼一声,反应过来时已经被抱到案边靠着蓝思追坐下了。
金凌怒道:“你别把我当成地坤!”
蓝思追摇头,道:“没有把你当成地坤,是我想这样做。”
金凌憋了一口气,心里恼道,幸好没有把真相说出来,不然蓝思追更是克制不住自己的天乾本能,整天把他抱来抱去,想想都恶寒。
但不管是不是地坤,蓝思追依旧对他百般温柔,万般纵容。金凌不想吃饭,他便说自己要吃,哄着人把东西吃了下去。金凌见他每一口都吃的极少,心头更是不满,把他按在原地,自己起身开门,召来门生重新做了一份饭菜。
他道:“你受了伤,怎么可以吃这些东西。”
蓝思追心头温暖,点头称是,又把他拉到自己怀里。
金凌觑了他一眼,到底没拒绝。
 
 

AnnaLu:

推特:10000ta

一位韩国太太,是神仙QAQ


*主要自己存档用,已拿到授权,但是太太不让发r18的所以我把【H】的地址撤了(但石墨我不会撤,毕竟自己存档用嘛)

*r18的全部搬到【H】的文件里了,知道石墨地址的能看,不知道的只能自己翻墙去找太太推特看啦!抱歉啦,太太不准就不准啦!

*会翻墙记得去推特和汤不辣关注点赞一下,太太是真神仙QWQ

*请勿转载


石墨存档/整理:

Loki单人

Thor单人

Thorki锤基

Q版

海森或拉郎

小漫画

截图或小片段或手绘或照片(内含H小截图,姑且小心背后)

特工AU本子试读(触.手play?)

两锤一基的漫画试读

狮王与小鹿斑比本子试读

啦啦队制服本子试读

阑珊:

不可抑制
cp:铠宝
攻方第一人称
写得不好别打我qwq
捂脸(*/ω\*)
琢磨了半天才造咋发链接
我大概是老了
链接放在评论里

膨胀?你完了 番外1

九归是呆子:

#忘羡湿身野战play 


#曦澄醉酒浴室play 


#晓薛手铐调教play 


#聂瑶猫耳女仆play
渣渣R18,慎入
每逢番外必有车,咱讲究什么——爽!


妈的越写越来劲,怎么回事orz


求求你们夸夸我这个可怜无助又肾虚的人QAQ



大家好,这里是夫夫相性就两问 

Q:有人去撩你家攻怎么办? 
 
魏无羡:哈哈哈谁能撩的动蓝忘机我跟他姓,敢在我眼前玩撩的方法,不好意思,我能让你服气到跪下叫我爹。更何况,我的走尸很久都没活动了。 
 
江澄:哦,关我屁事,撩就撩呗。紫电的力度我可能会控制不好,一不小心就抽上去了,至于哪里残废我就不知道了。 
 
金光瑶:看撩的严重程度了,轻一点的话,留个全尸。重一点,嗯,解剖勒脖子了解一下,或者咱们背后慢慢玩。 
 
薛洋:舌头应该是不想要了,正好给我做材料。看一次晓星尘撒一把尸毒粉,敢碰他的话,就把手切掉。 
 
金凌:我金凌要娶的人,你也敢撩,那就是和我整个兰陵金氏作对。仙子咬你都是脏了它的嘴。 
 
蓝景仪:你们真可怕,像我就把怀桑的春宫图砸他脸上让他滚。 
 
Q:有人去撩你家受怎么办? 
 
蓝忘机:魏婴,我的,别想。奉劝一句,离他远点。 
 
蓝曦臣:晚吟的话,应该会自己解决的吧,不过我会帮晚吟一起的。 
 
聂明玦:直接打,死透了不负责。 
 
晓星尘:撩阿洋?胆子真大,我虽然敬佩阁下的勇气,但恕我不能忍。 
 
蓝思追:阿凌应该不会理的吧,如果这位仁兄执意要纠缠的话,那恕蓝愿刀剑无眼。 
 
聂怀桑:为他偷偷策划一场神不知鬼不觉的人生大戏。 
 
我:好的!祝你们性福,再见了您嘞,溜了溜了√









不,我们不是女人!(上)

泺白:

@H横过来是工 小可爱的七夕点梗
这篇是女装
下篇性转


“魏无羡,你TM又作死!”江澄扯着自己身上的衣服说。
金光瑶手适当好处的捂住胸口“羡羡啊~这衣服什么时候换的?”
薛洋嘴里含着糖“啧啧啧,一看你们就没穿过这种衣服,多穿穿没问题的。”
金凌摇头“舅舅!我不穿!”
蓝景仪捂住裙子说“魏前辈……我们原来的衣服呢?”
温宁站在一旁,一句话不说。
魏无羡身穿黑色罗裙,上身一件黑红相间的纱衣,说“没事没事,原来的衣服?我烧了。”
江澄想一脚踢死他“烧了!我们就穿着这种衣服!”
金光瑶假笑“羡羡啊~”
薛洋则大大方方的“烧了都烧了总不好不出去吧,走了走了。”
于是由魏无羡和薛洋带头,几个人才唯唯诺诺的走出去了。


不得不说,几个人穿女装还真的没有半点违和感。
就是身高高了点,其他的就真的没什么。


魏无羡使劲抛着媚眼,江澄一路黑脸。
薛洋则眨着眼睛求着路人帮他买糖,金光瑶一路假笑。
金凌别别扭扭的,和蓝景仪跟在后面。
温宁则红着脸拒绝别人的邀请。


“姑娘们,有空吗?”一位极其猥琐的大叔挡住他们几个人的路。
魏无羡轻笑“来了。”
没错,他们来着就是为了对付这位猥琐大叔的,因为这位猥琐大叔貌似是吸精气的,更重要的是他是只吸漂亮姑娘的精气。
这里的姑娘都被祸害光了。


江澄有意无意的摸着紫电,金光瑶也从袖袋里拿出一根琴弦,薛洋也拿出尸毒粉上下抛着,温宁也双手握拳。
金凌和蓝景仪也悄悄的要拔出佩剑。


“请问,大叔要干什么呢?”魏无羡甜甜的说。
“没事,就是各位姑娘有没有空和我走一趟?”猥琐大叔开口。
“有空啊。”魏无羡还是笑着说“只不过,你找到人皮太恶心了吧。”
江澄在他说完这句话后,就拔出三毒,将他的人皮给切开。
人皮下,一条巨蟒也顺势跳出。
巨蟒吐着蛇信子,开口竟是人话“也没有辜负我制作这个幻境许久,这一来,便来了几个修为高超之人。”
金光瑶叹气“这幻境好是好,只不过漏洞百出啊~”
“是人都看得出来,如果真的像传闻一样有那样的人,那这种地方不应该那么多人居住。”薛洋开口“毕竟,我以前住的义城就那样。”


“所以,你还有什么想说的?”魏无羡拿出陈情说。
那巨蟒也不害怕“如今的你们若想走,也走不了,最多同归于尽!”
“倒是一个不怕死的。”江澄化出紫电,狠狠一鞭。
巨蟒的鳞片上也只有淡淡的烧焦的痕迹。


“那鳞片倒蛮厚。”江澄丝毫不慌,有抽了一鞭说。


温宁也直接上去干,他力气真心挺大。


薛洋操控着降灾,左闪右闪“诶诶,澄澄,你都快打到我了!瑶瑶,注意一下你的恨生!”


金光瑶微笑,道“崽!闭嘴!”


不过,就他们几个打了半天,那巨蟒竟还有力气。


“我艹!这个鬼玩意儿啥东西做的,那么有活力!”魏无羡看着那边已经成一坨肉泥的走尸说。
“鬼知道!我都没体力了。”江澄擦了擦嘴角的血说“金凌,躲远点!”


金光瑶看着巨蟒身上的点点斑斑的划痕“都打了这么久了,它倒没什么伤。”


薛洋吐了口血沫后,往嘴里塞了块糖“啧,真腥。”


温宁站在地上,微喘气。


“要我说,还是这裙子碍事!”蓝景仪撩了撩裙子说。
金凌把裙子给劈开说“就是,太碍事!”


“阿凌……”这个声音让金凌身形一僵。
蓝思追把外衣脱下,给金凌披上,然后对魏无羡他们行了个礼“各位前辈就先休息一下,接下来有含光君他们和小辈呢。”


“不用,我们一起来,不是有一句话吗?夫妻搭配,干活不累。”魏无羡日常犯骚。
蓝忘机站在他身边“嗯。”


于是,几人蓄势待发,不得不说,一群美男(女?)还挺养眼。


等那条巨蟒倒地后。


魏无羡就扑向蓝忘机“二哥哥,你可算来啦!羡羡就等着你呢。”
蓝忘机点头“嗯,回家。”
“好哒~”


“晚吟~”蓝曦臣看着江澄说到。
江澄扭头“看什么看,走了。”
蓝曦臣搂住江澄的腰说“今日的晚吟格外好看呢。”
江澄脸红“切。”


“大哥……”金光瑶站在聂明玦身旁悄咪咪开口。
聂明玦看着他身上的单薄,就将自己外衣脱了,披到他身上“走了。”
金光瑶看着自己身上的衣服,点头“好!”


“道长~洋洋想吃糖。”薛洋趴在晓星尘身上撒娇。
晓星尘无奈,从荷包里拿出一颗糖递给薛洋“只许吃一颗。”
薛洋点头,一口含住糖,顺带含住晓星尘的手指,小小的舌头转动着。将晓星尘的手指舔的水光淋淋。
晓星尘拿出手,对薛洋说“阿洋,要乖哦。回去好好收拾你。”
薛洋一听,讨好的说道“道长~”
然后两人渐渐走远。


“阿凌……”蓝思追话还没说完,金凌就打断他“闭嘴!回家!”
蓝思追点头“好,还有,阿凌今天这般很好看。”
金凌扭头“还要你说。回家了。”
“嗯。”
然后,两人的手就悄悄的握在一起了。


“景仪。”聂怀桑看着蓝景仪说到。
蓝景仪抱着他“走了,怀桑,我要回家,吃桃花酥!”
“好。”聂怀桑无奈。


温宁站在宋岚面前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宋岚面无表情,摸了摸温宁的头“琼林,走吧,回家。”
温宁点头“好的。”




很和谐
表面上的而已。
晚上是真和谐。


毕竟女装嘛*٩(๑´∀`๑)ง*了解的~




还有一句话要说一下,
夫妻搭配,干♂活真的不累!





六甲阿心:

现代paro ※女装攻※ 后续+前话,完整版一发完w

非常我流,注意避雷。

是个长期炮|友靠卓越的口技(?)转正的故事w 总之很甜,不甜不要钱w


想了想还是发个完整版,一是免得没看过的盆友还要去我主页里找前话,二是后续有点肉渣,稍微挡一挡23333

想说的话都在最后Free Talk里面w 谢谢各位www

苜菽蔬:

之前画的民国PA凑够九宫格啦,在微博那边抽奖一波(ง •̀_•́)ง  

魔道动画播出的时候抽三个人送全套明信片加花怜立牌,抽两个人送全套明信片,谢谢大噶一直以来的喜欢(●'◡'●)ノ♥ 

https://weibo.com/1825395273/GnN94F18P?pcfrom=msgbox&type=repost#_rnd1530361065773